温香软玉袭上胸口,他心神一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十八岁末年禁止免费观看

  温香软玉袭上胸口,他心神一荡。

  他差点忘了,他随意娶回来的妻子,其实甜美可爱又动人。

  他心念一动:“当然,如果你主动爬上来,我不能不懂风情……”

  “我怎么可能那样!”她憋红小脸,打断他的话,憋屈极了,“司徒先生,不许小瞧人!”

  他静默数秒,还是愉快地替自己辩解:“你昨晚就爬上我,脱了我的衣服。地上五颗纽扣可以作证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她委委屈屈地别开眸子,咕哝一声,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夏美薇也尝尝这个滋味。”

  “哦?”司徒逸不动声色地凝着她咕哝的嫣红小嘴。

  她声音太小,听不清楚。

  她在恨夏美薇,可这能告诉他吗?

  夏晓灵撇撇嘴儿:“现在,你可以送我回家了。”

  他眯眼瞄她:“等会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点头,“记住,我们是隐婚。”

  她长长的眼睫毛,闪动得厉害。掩饰不住心头满满的担忧。她现在真的没有重新开始新恋情的心情和勇气。

  轿车进了小别墅。

  车一停好,司徒逸下车,夏晓灵也下车跟上。可看着面前的老人,脚步生生地定住。

  “结婚啦?”司徒拓洪笑吟吟地看着她。

  “结了。”司徒逸朝老爷子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司徒拓洪捋着短短的胡须,“真好!奉子成婚,双喜临门。来,爷爷送你礼物。”

  司徒拓洪掏出个精美的首饰盒,一对祖母绿耳环,紧紧地塞进她手心。

  摸摸扁平的肚皮,夏晓灵的脸微微抽搐——子在哪里,喜在哪里……

  老爷子一直在这里坐镇,她怎么离开呀?

猜你喜欢

他**溺的望着她笑,她的目光越过他,落在散发着热气的咖啡上

他**溺的望着她笑,她的目光越过他,落在散发着热气的咖啡上,轻轻的眨了眨眼,“我少喝一点,行不行?”“不行,对身体不好。”他眉梢轻挑,直接否决了她的撒娇。他一贯那样,该温柔时柔

2020-03-19

晚上九点,左浅被阵痛惊醒,伸手一摸,身下一片滑腻的湿re。

晚上九点,左浅被阵痛惊醒,伸手一摸,身下一片滑腻的湿re。不多会儿,满头大汗的她被推进了手术室,当刺眼的手术灯在眼前点亮,她忽然痛得昏迷过去。在昏迷的那一瞬间,她仿佛听到了一个

2020-03-19

温香软玉袭上胸口,他心神一荡

温香软玉袭上胸口,他心神一荡。他差点忘了,他随意娶回来的妻子,其实甜美可爱又动人。他心念一动:“当然,如果你主动爬上来,我不能不懂风情……”“我怎么可能那样!”她憋红小脸,打断

2020-03-19

把6000块全带到身上,夏晓灵从后门出去

把6000块全带到身上,夏晓灵从后门出去。她去了美发店,再到美容店,服装城,鞋城。最后还去了足浴城。从足浴城出来时,夕阳正斜斜地挂在天边,把她窈窕的身子,拉得老长老长。她愕了愕

2020-03-19

男人将她的身体深深的压进柔软的被褥中,一只手掐着她的腰

男人将她的身体深深的压进柔软的被褥中,一只手掐着她的腰,力道大得随时能将她的腰骨捏碎。“唐、乐、乐。”战墨谦居高临下的俯视自己身下的女人,三个字眼冲他的喉骨中蹦出,阴鸷冷酷,“

2020-03-19